陆梧言

放脑洞和画 (多数临摹)
心有脑洞而力不足。
欢迎交流。_(:з」∠)_
微博@陆捂眼_大路跑偏

子不语(卫聂/架空/平行精怪世界)

子不语

卫庄 x 盖聂

先提供一个脑洞,试试效果。


古早脑洞:
    修炼于深山的师哥捕获到小狼崽(妖)一只,于是一狼一人开始了在深山中“幸福”的生活。
 

    幸福?以下是日常对话:

    “小庄,你别老粘着我。”

    “师哥,我还小,那些山精草木会欺负我的。”

    “......”是么可是连那边山头凶猛的玄虎精今天都来向我诉苦了你以为我不知道那是谁干的吗?”

    “小庄,那你别咬我。”

    “可是师哥,我长了新牙。我想试试锋不锋利。”

    “......"我在后院养的鸡今天又少了两只哦。

    “好吧,但你......”

    “师哥~~~我饿了。”咬破盖聂手腕,邪魅一笑。

    “唔。”

     小狼欢快吮起了师哥的血液。

    凭借着云梦山的灵气和师哥的精血哦不精元,也不是,是师哥的关爱呵护下,狼崽师弟变成了......一只成年狼?NO NO NO~是修炼成了一只“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脚踩山精横霸八方花见花开(女)精见(女)精爱”的“人兽”,哦不兽人,呃不是,诶即所谓的——衣冠禽兽。顺便收拢了一帮蝙蝠精、山猪精、蛇精,鸟精。(喂别打脸!)

    师哥见到曾经气息奄奄的不堪的小狼如今已能“自力更生”,果断决定“放狼归山”。可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被既是兄长也是父亲,既是师哥也是师兄的盖聂养了这么久。庄小狼真的会一走了之么?

    “小庄,我有事与你说。”

    “说。”

    “你已长大了,不再是需要我保护的孩子,所以,我想放你去闯荡天地。”

    “可无人伴我同行。”

    “你那些精精怪怪会跟随你的。”

    “可没人为我做饭了...”

    “你早就学会了偷吃不是么?”

    “可没有人陪我在夜里睡了。”

    “......是你总在夜里爬上我的床的。”

    “可我——没有师哥了。”

    “小庄——我知道,你的身份。”

    “......是么?”

    那日参天古木下烧焦的痕迹,幼狼身上被天火灼烧的印记与冷冽冰蓝双眸,他怎会未曾注意?纵使以窥探到草拟的结局,他也只想,让宿命再来的晚一点。

    “如此——卫庄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然后庄小狼离开了,他没告诉师哥其实还有四个月它才成年,他本想在那时,对他表明自己的心意与愁肠。
  终究是——天意罢。

    然后师弟就这样走了咩?

    肯定要揩点油再走嘛!于是当夜他依旧搂着师哥的腰入睡。要是他夜里兽性大发对师哥用“强”的,然后进一步拐师哥入他的族谱跟他睡同室死同穴再一起上路,那真是爽歪歪美滋滋地走上HE之路了!
  可是那夜他什么也没干,仅是用心铭记着师哥身上的体温。
  第二天早晨——他已悄无声息的离开。

    于是大山里又只剩师哥一人,他又开始从前的“生活”,打坐、修炼、照顾花草,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 偶尔他也会路过那曾在树洞里捡到到小庄的大树,然后听听那些妖精的闲言碎语,捕捉着小庄的消息。
  什么成为一方霸主了啊,建立了一个什么邪教组织啊,真是不胜枚举。但三年过去,卫庄未曾踏入过云梦泽一步。他像是真的忘记了这座山,这山里曾经的生活,和山里的人。
 

Then ?
结局什么的没想好~

开这个坑有人看么?

评论 ( 6 )
热度 ( 12 )

© 陆梧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