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梧言

放脑洞和画 (多数临摹)
心有脑洞而力不足。
欢迎交流。_(:з」∠)_
微博@陆捂眼_大路跑偏

晚来天欲雪(依旧水浒风/小破车/婚后归隐)

CP :蓝忘机X魏无羡

食用说明:
内含已发的小破车。
一个两人归隐山林的故事。
填完的一个剧毒脑洞。
重度ooc !!!剧毒!!!
一股水浒+红楼混合风……
请各位多多指教!_(:3_」∠)_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自二人归隐山林,不觉过了一月有余,已是十一月天气。
  连日朔风紧起,四下彤云密布,又早纷纷扬扬,飞下一天大雪来。雪停之时,万顷山林,却似银铺世界,玉碾乾坤。
   次日,蓝忘机清早便出门了,独留魏无羡于屋中暖榻之上酣眠。至于为何是他出门…一则魏无羡从不早起,二则昨夜两人耳鬓厮磨缠绵直至半夜,魏婴着实辛苦。
    蓝忘机刚走不久,魏无羡便悠悠转醒,起身去房里簇了一盆炭火,心里道:“嘻,这日子实在闷得紧,我今日着实撩含光君一撩,看他动不动情。”
  魏无羡便独自一个,无聊地撑着手肘在檐下等着。
  只见不远处,蓝忘机踏着那乱琼碎玉缓缓归来。
  魏无羡揭起帘子,迎接道:“含光君!”
  蓝忘机听了,脸上冰霜似是都化去一半,柔声道:“外面冷,回屋。”
  入得门来,蓝忘机便把毡笠儿除将下来。魏无羡忙双手去接,蓝忘机道:“甚寒,不必。”自把雪来拂了,挂在壁上;解了腰里缠袋,脱了身上外袍,搭于房中。无羡道:“含光君辛苦,这么个冷儿的天还要早去集市,快来火边暖暖。”蓝忘机道:“好。”便脱了白靴,换了一双袜子,穿了暖鞋,掇个杌子,近火边坐地。
  魏无羡趁他动作间,偷偷把前门上了拴,后门也关了,继而把那刚买的按酒、果品、菜蔬,入房里来,摆在了桌子。
  “含光君可饮暖酒一杯?”蓝忘机摇头道道:“我不胜酒力。”魏无羡道:“那便由我独享了 。”说犹未了,早暖了一注子酒来。
  蓝忘机道:“你坐,我去烫酒。”
“哎呀不必,哪敢劳烦含光君。”魏无羡也掇个杌子,近火边坐了。
  火头边桌上,摆着杯盘。
  魏无羡拿盏酒,擎在手里,看着道:“婴满饮此杯。”语毕,一饮而尽。
  魏无羡又筛一杯酒来,对着蓝忘机说道:“天色寒冷,一人饮酒也甚是无聊,含光君真当不与我饮个成双杯么?”
  面色酡然,语意半酣。
  蓝忘机终忍不住接来,也是一饮而尽——片刻,便是一阵天旋地转,眼前只模糊着魏无羡的笑脸。
  待他醒来,却又是另一番光景了。
   一盏残酒留仍置于桌前,魏无羡却已骑坐在他身上。
  衣襟大开,酥胸微露,嘴噙笑意,眼含水波。
  魏婴见他醒来,笑嘻嘻说道:“含光君醒了?我正有一事要问你呢,我听得一个闲人说道:含光君曾在静室里养着一个吹笛的,敢端得有这话么?”
  蓝忘机道:“……休听外人胡说。”
  魏无羡假意嗔怒道:“我不信,只怕二哥哥口头不似心头。”
  蓝忘机略微皱了皱眉,道:“你若不信,只问兄长。”
  魏无羡嬉笑道:“不问也罢,那人吹笛定是没有我为含光君吹箫吹得好的。哥哥且饮一杯。”连筛了三四杯酒饮了。
  那魏无羡三四杯酒落肚,哄动春心,哪里按捺得住?只管把些孟浪话来说。蓝忘机也知了七八分,自家只把头来低了。
  魏无羡起身去烫酒,蓝忘机自在房里拿起火著簇火。魏无羡暖了一注子酒,来到房里,一只手拿着注子,一只手便去蓝忘机腰上只一捏,说道:“二哥哥,只穿这些衣裳,冷不冷?需不需要我来给你暖暖呀?”
  蓝忘机瞥了他一眼,正瞧见火光之下那人大开衣矜中泛红两点,只觉口干舌燥,已自有六七分焦躁,只不做声。
   魏婴见他不应,便拿火箸,口里道:“二哥哥不会簇火,我与哥哥拨火;只要哥哥似火盆般热便好。”
  蓝忘机见他那因喝酒而莹润红艳双唇仍在吐着喋喋媟语,心中已有八九分焦躁,只感房内愈发灼热,仍不做声。
  魏无羡不看蓝忘机焦躁,放了火著,却只筛一盏酒来,自呷了一口,剩了大半盏,举到蓝忘机面前,看着他嬉笑道:“陈年天子笑,二哥哥可要再来一口?”
  蓝忘机默然看了他半晌,劈头夺来泼在了魏无羡身上,切齿道:“不知羞!”把手只一推,便把那魏婴推到席上。
  当时两人就在房里宽衣解带,共枕同欢。正似:
  交颈鸳鸯戏水,并头鸾凤穿花。罗袜高挑,肩膊上露一弯新月,抹额垂地,枕边泻一帘黑瀑。恰恰婴声,不离耳畔,津津甜液,笑吐舌尖。哪管房外风雪连天,只道帐中逍遥快活。



新手上路,喜欢的话就给一点小支持吧!|ω•`)

  

 

评论 ( 12 )
热度 ( 34 )

© 陆梧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