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梧言

放脑洞和画 (多数临摹)
心有脑洞而力不足。
欢迎交流。_(:з」∠)_
微博@陆捂眼_大路跑偏

孩子的成长需要名著的熏陶(忘羡/某名著改的小破车/剧毒脑洞)

CP :蓝忘机X魏无羡

食用说明:
剧毒脑洞!!!剧毒脑洞!!!重度ooc !!!
  最近很想飙车然而写出来自读后深感一股浓浓水浒+红楼混合风,于是我找了古典名著学习学习。
  然后…然后就……
  感谢施耐奄大大。(果然名家手笔都不用码的。(雾( ˘•灬•˘ )
  博君一笑。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那男子将酥胸微露,衣襟大开,脸上堆着笑容说道:“我听得一个闲人说道:含光君在静室里养着一个吹笛的,敢端得有这话么?”蓝忘机道:“休听外人胡说。”魏无羡道:“我不信,只怕二哥哥口头不似心头。”蓝忘机道:“你不信时,只问兄长。”魏无羡嬉笑道:“不问也罢,那人吹笛定是没有我为含光君吹箫吹得好的。哥哥且饮一杯。”连筛了三四杯酒饮了。
  那魏无羡也有三四杯酒落肚,哄动春心,哪里按捺得住?只管把闲话来说。蓝忘机也知了七八分,自家只把头来低了。
  魏无羡起身去烫酒,蓝忘机自在房里拿起火著簇火。魏无羡暖了一注子酒,来到房里,一只手拿着注子,一只手便去蓝忘机腰上只一捏,说道:“二哥哥,只穿这些衣裳冷不冷?”蓝忘机已自有八分焦躁,只不做声。
  那魏无羡欲心似火,不看蓝忘机焦躁,便放了火著,却只筛一盏酒来,自呷了一口,剩了大半盏,看着蓝忘机道:“陈年天子笑,二哥哥何不来一口?”蓝忘机漠然盯了他半晌,劈手把酒夺来泼在魏无羡身上,切齿道:“不知羞耻!”把手只一推,便把那魏婴推到席上。
  当时两人就在房里宽衣解带,共枕同欢。正似:
交颈鸳鸯戏水,并头鸾凤穿花。罗袜高挑,肩膊上露一弯新月,抹额垂地,枕边泻一帘黑瀑。恰恰婴声,不离耳畔,津津甜液,笑吐舌尖。  好一番云雨快活!
 

评论 ( 8 )
热度 ( 30 )
  1. 奈bO陆梧言 转载了此文字

© 陆梧言 | Powered by LOFTER